三叶梅

李先生对叶老板到底是一种什么感情呢?批斗的时候说的那么狠毒,这会又这么"情不自禁",这算相爱相杀吗?搞不懂 @林絮公子

贝肯鲍尔&克鲁伊夫:一生一代一双人(更新至一二部分)

为绝代双骄(没有之一)转

那海加得呐:

各位大大好,这是一个足坛真人cp安利帖,主角是堪称我们第一代绝代双骄的BG渣“足球皇帝”贝肯鲍尔和话唠喷子“飞翔的荷兰人+巴萨教父”克鲁伊夫。因为年代久远和考古进程艰难等原因,如有遗漏或不实之处请各位看官大大们指正!


在此特别感谢以下几位大大以及各位lo主帖子的考古支援! @夏日玫瑰  @小琪  @如何说再见  @泉镜花 @lililxr  没有你们就没有这个帖子!



首先介绍夫妻双方(雾):




弗朗茨·贝肯鲍尔(Franz Beckenbauer)


1974年作为队长率领德国队踩着媳妇的尸体夺得世界杯,1990又作为教练带着众儿子儿媳拿到世界杯,成为史上第二位球员和教练时代都拿过世界杯的人类(神仙)1970年和1966年分获季亚军,1972年欧锦赛冠军,1974-1976率领拜仁成为欧冠三冠王建立王朝,N次德甲+德国杯冠军,个人两届欧洲金球奖(1972&1976),四届德国先生(1966&1968&1974&1976),首位超级金球奖+最佳教练,四届世界杯最佳阵容(历史第一人),FIFA百年最佳球员以及一堆国内国际balabala各式大奖勋章,总之就是个全满贯上古大神。


开创了足坛自由人和清道夫打法,技术全面(曾经还是前锋),外脚背尤其一绝。


一生风流无数男女通吃的足坛上古BG渣,场上场下控制欲征服欲爆表,虽然身高只有一米八一(还是比他家那位高)但拥有八米一的绝世Alpha气质。此生认定唯一亲儿子马特乌斯。长袖善舞,明明各种大权在握又偏偏长了一张不食人间烟火的无辜神仙脸。


约翰·克鲁伊夫(Johan Cruijff)


N次荷甲冠军+荷兰杯冠军,N次西甲冠军+西班牙超级杯冠军。带领阿贾克斯达成欧冠三冠王成就,俱乐部方面大满贯,国家队被他家那位坑得只有世界杯亚军(1974)和欧洲杯季军(1976),三届欧洲金球奖(1971&1973&1974),五届荷兰足球先生(1968&1972&1973&1974&1984)以及一堆西甲的最佳外援最佳教练balabala 当球员NB当教练更加NB。无论什么评选都能稳居前三的非人类。


创造了极具美感和实用性的克鲁伊夫转身,坚持的“全攻全守”打法引发了世界足球第三次革命。


著名的万事通先生。嘴皮子一刻不停,生命不息喷人不止(突然伤感),尤其喜爱喷自家阿贾克斯巴塞罗那荷兰国家队和众多亲儿子,拥有无论怎么喷人家却依旧待他如初恋的技能(阿贾克斯将球场改名克鲁伊夫球场,巴萨人称他为“教父”)。外表高贵冷艳内心sjb,身高仅一米七六却总是让人觉得他有一米八。老烟枪,晚年戒烟后以棒棒糖代替(难道真相是嘴里一定得叼个东西?)。恋家顾家的好男人。




Ⅰ.国家队遗憾擦肩 (1966——1971)


鉴于两人国家队直到1974年世界杯决赛才第一次碰面,因此从1966年约翰进入国家队到1974年正式碰面这整整八年间这两位究竟是如何在国家队层面毫无交集的呢?


首先在1966年年方十九的约翰同学只在国家队中出场了两次,分别是跟匈牙利(9月7日)和捷克斯洛伐克的比赛。在对匈牙利的比赛中他打入了国家队生涯的第一个进球,而对战捷克斯洛伐克则让他成为了荷兰历史上第一位被红牌罚出场的球员,并因为和裁判动手被禁赛6个月。


而与此同时,年方二一的弗朗茨则在自己第五场国家队比赛对阵荷兰时(1966年3月23日)梅开二度,打入了自己在国家队的头两个进球。比赛时据说还受到了鹿特丹球迷的欢呼(似乎也是荷兰球迷第一次为外国球员欢呼,由此可见贝皇还真是荷兰人见荷兰人爱花见花开啊)。


那么问题来了,此时的Jopie去哪儿了呢?


由于网上对克圣国家队首秀究竟是哪场众说纷纭,因此存在两种可能:一,对阵捷克斯洛伐克的比赛是他的国家队首秀,而9月对匈牙利的比赛他刚被解禁,那么往前推六个月和捷克斯洛伐克的比赛就是在3月份…也就是说我们倒霉的小约翰在倒霉的国家队首秀被倒霉地禁赛后又倒霉地完美错过了和未来相好的初遇…


第二种情况仍然充斥着狗血偶像剧气息:约翰的禁赛在9月的国家队首秀+首球之后。在3月份的友谊赛中,他坐在替补席上目睹了贝皇连进两球的风姿,从此在心中埋下了爱恋的种子


总而言之不论哪种简直都是电影男女主角才能拥有的完美错过。不过在近五十年前的那天,又有谁能料到这是一个全新时代和一段旷世绝恋的开始呢?


Ⅱ.金球奖轮流坐庄  俱乐部终赢来对决(1971——1974)


在71-72赛季,克鲁伊夫包揽了荷甲冠军,荷兰杯冠军和欧冠冠军(相当于俱乐部赛季满贯),毫无争议地以116的高分当选了欧洲足球先生。而此时我们亲爱的弗朗茨则仅仅拿到了27分,居于第五位。更让人惋惜的是,这已经是他第六次入围金球奖前十,却从未获奖。
(小Chantal还真是完美遗传了她爹的高贵冷艳脸啊┐(´∇`)┌)


于是弗朗茨暗暗下定决心:自己一定要在1972年拿到这个他渴望多年的奖项(他已经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表示过了),追平克鲁伊夫!


然后上帝就喜闻乐见地为夫妻双方和好事群众谱写了这样戏剧化的一笔:1972年的金球奖花落贝肯鲍尔,而他只差一点就有可能再次错失这一奖项。因为他和对手们的分数其实相差不大,但老穆勒和内策尔的分票让他最终登顶(正所谓哥俩好神助攻啊)




至此,世界足坛第一代“绝代双骄”初步进入了分庭抗礼的成熟阶段:贝肯鲍尔在比利时欧洲杯上首次尝试后撤,成为足球历史上第一位进攻型清道夫,带领球队在德甲和欧洲称霸;克鲁伊夫则将赏心悦目的“全攻全守”战术发扬光大,几乎凭借一己之力将阿贾克斯连续送上荷甲和欧洲之巅。虽然两位在正式比赛上甚至还没有碰过面,但吃瓜群众燃烧的八卦之心已经蠢蠢欲动了。


终于,1937年3月7日,在冠军杯的1/4决赛上,被全世界球迷安排相亲的两位首次交锋。媒体们又怎么可能错过这样的机会呢?于是乎便留下了这样一张照片——


又名《娇羞的皇帝和竭力保持冷艳的球圣》。总之就是一副被撮合许久终于第一次正式约会的情侣即视感。


然而赛前两队可并没有那么友好。由于在1972年8月的友谊赛上,阿贾克斯无意间灌了拜仁5个球,所以拜仁主教练拉特克甚至在报纸上放出风来,扬言要回敬阿贾克斯5个球。


但阿贾克斯显然不可能给他们这样的机会。“压上”成了他们进攻的主旋律。这场比赛最终成为了阿贾克斯“教科书式”表演的舞台。拜仁上半场曾尝试组织过几次进攻,但在阿贾克斯这台疯狂又理智的进攻机器开始运转的刹那,它们就被淹没在荷兰球迷的欢呼声中了。


这场4:0的大胜最终定格为德国人的耻辱和荷兰人的荣光。连克圣自己都说:“这场比赛会成为阿贾克斯历史上最光辉的比赛。我们处在自己辉煌的顶点,身后有整整一个民族的支持,甚至是整个欧洲足球界的仰慕。我们的比赛吸引了所有人,即便这支拜仁实力上也很强,比赛质量很高(得了吧别替你家那位掩饰了,他们就是踢得很烂),但我们都很清楚自己会赢。所有人都希望看着我们征服一切,这也是为什么这场胜利有如此大的影响力的原因。”原来“阿贾克斯历史上最光辉的比赛”就是战胜贝皇,Jopie咱能收敛一下你内心的狂喜和“贝吹”属性吗?


当然那场比赛还是为广大贝克党留下了珍贵的回忆——一张两人神同步的照片几乎成为了日后有关两人报道的首选配图。


(话说这两位还真是一上球场就抬头挺胸一副“你们必须以我为中心踢球”的君临天下的王者样指挥全场)


而更令德国人恼怒的是15天后克圣直接拒绝参加第二回合的比赛,原因是因为他认为大局已定,阿贾克斯的出线是毫无疑问的。这里忍不住萌发了一个脑洞:难道克圣是想要给贝皇留点脸?毕竟效果的确立竿见影:拜仁没有辜负约翰一片苦心地以2:1胜了阿贾克斯。


总而言之,双方当事人的第一次约会交锋以克鲁伊夫的大获全胜收尾。而在当年的金球奖评选上,克圣也手握比第二名整整多出一倍的分数轻轻松松地加冕。他当之无愧地成为了欧洲乃至世界足坛的第一人:阿贾克斯成为了荷兰和欧洲冠军,荷兰打进世界杯决赛圈,自己以创纪录的价格转会巴萨,巴萨在西甲中也表现出色。另外还可以举出反例,没有了克鲁伊夫的阿贾克斯就在冠军杯中被淘汰了。比他年长两岁的贝肯鲍尔则还在第四名的位置上徘徊。




(在巴萨努力隐藏sjb属性失败的克圣)


因此,即将到来的1974年西德世界杯对两人来说就显得尤为重要:克鲁伊夫渴望在国家队层面上获得属于自己的第一个世界冠军,如若他真的做到,那他就将无可争议地成为史上最强;而贝肯鲍尔则需要在本土赢得大力神杯为那场4:0疗伤,同时也可以在世界舞台上压克鲁伊夫一头——毕竟他已经拿下了欧洲杯冠军。


1974,注定成为夫妻俩(雾)之间最至关重要、最被世人铭记、料最多的一年啊。

【DFB Family】S1E1 家庭作业(上)

贝皇克圣一家子的关系好复杂呀

那海加得呐:

为自己贝克文的番外脑洞伤感了一会儿干脆先来码个小甜饼 类似《摩登家庭》的家庭剧+伪纪录片形式 本篇主要是贝皇、玫瑰和队短之间的互动 顺带捎带上二娃


涉及人物关系大致如下:



  • 玫瑰还在婴儿时就被贝皇克圣领养 但在此之前贝皇和前妻有一个孩子洛塔尔 然后嫩嫩的克林西就拐走了贝皇的宝贝儿子又离婚了


  • 队短是玫瑰和勒妈家的老大


  • 二娃是玫瑰家小幺


  • 私设贝皇和克圣还有一个老来子阿道夫(名字取自拜仁第一任主席弗朗茨·阿道夫·路易斯·约翰,难得有名字头尾刚好是贝克✧*。٩(ˊᗜˋ*)و✧*。) 这娃和小穆勒同年



脑洞来源于贝皇百科里格格的一句“贝肯鲍尔一生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征服,最惧怕的事情就是衰老”和贝皇评价玫瑰原话忘了大概意思是只要是克林西想做的没人能阻止的了他 于是想到要是阻挡他的是征服欲旺盛的你会怎样?く(^_・)ゝ




克林西觉得自家小儿子真是二得无可救药了。


他几乎每天都要找机会干件蠢事:比如陪九十岁的邻居大爷打游戏导致人家心脏病发作;又或者是在踢球时执意拿大喇叭解说结果被市政府以“扰民”的罪名开了张一百欧元的罚单。


而现在,他又兴致勃勃地从楼上扔下来——这是什么啊?鸡蛋?


“这是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爸爸。”趁克林斯曼还没有发火,托马斯连忙煞有介事地解释道,仿佛自己扔一整盒鸡蛋下来的确是事出有因,“布雷默先生要求我们做一个能够让鸡蛋安全降落的降落伞…”


“所以你就把它直接从二楼扔下来?”克林西痛苦地抹了把脸。他真的搞不懂自家儿子的逻辑。


“不,我只是想试试看如果我什么也不做这份作业有没有机会及格。”


“…”




“我恐怕不能和你去踢球了,爸爸。”小阿道夫用一种伤心欲绝的表情看着贝肯鲍尔。


“为什么?”孩子他爸也十分配合地放下报纸,皱起了眉,“你Daddy又逼你陪他去图书馆?”后半句话还刻意压低了声音,直到确定克鲁伊夫不在旁边才说出口。


“不是的。”小阿道夫烦恼地叉起了手,“布雷默先生叫我们做一个能让鸡蛋从二楼掉下来却不会碎的降落伞。我到现在都没思路呢。”


这个安迪。贝肯鲍尔在心里咒骂了一句。你当老师就是为了让我儿子周末没法出去玩的吗?


“或许你该给他些意见,”克鲁伊夫递给阿道夫一杯果汁,又从咖啡机里倒出弗朗茨的咖啡,“你不是对这些事情都很在行吗?”


“不行。”贝肯鲍尔斩钉截铁地说,“这可是培养孩子动手能力的大好机会。要是我帮他这一次,那就会有下一次…这样他就永远都不会自己动手了。”


克鲁伊夫耸了耸肩。等着吧,他心想,等你意识到托马斯和阿道夫是同班的时候…


“可是尤尔根一定会帮托马斯做的!”


Bingo~克鲁伊夫看着贝肯鲍尔骤然间铁青的脸,摇着头翻了个白眼。


“铃铃铃~”电话在这个时候很恰巧地响了。“喂,这里是弗朗茨。”贝肯鲍尔没好气地接了电话。


“爸,是我。”克林斯曼也同样没好气地说,“你知道家庭作业的事了吧…我的意思是,这次让他们自己动手,好吗?我们俩都不掺和…嗯对…让阿道夫自己做不许帮忙,行吗?”


弗朗茨也大概表达了相同的意思,同时严肃警告克林西不准插手。然后他放下了电话。“阿道夫,亲爱的,”他走向小儿子,“把安迪的详细要求告诉我…”


“可是你刚答应尤尔根不插手…”克鲁伊夫难以置信地瞪着贝肯鲍尔。


“那是他打电话之前!如果他不管我当然不会帮忙…但现在不一样了,约翰!他打电话来就说明他要插手了!只要他一插手,阿道夫靠自己又怎么能赢得了呢?来,小子,让我看看…唔,放心好了,这么简单的东西我一定能做得比尤尔根好…




“嗯…其实…嗯…”坐在托马斯旁边看他自己动手组装降落伞已经快把克林西折磨疯了。他的手无数次抬到空中,又挣扎着放下,一脸痛苦,“你为什么不直接问问菲利普呢?他以前一定也做过这鬼东西。”


“可是菲利不会告诉我的!他说那是他的产权!”


“好吧…不亲爱的…那里不应该…唉,算了。”


“既然你看得那么那么难受,为什么不去客厅呢?眼不见心为净嘛…”勒夫实在看不下去丈夫扭曲的肢体语言了。


“这不公平!”尤尔根站起来夸张地挥舞着手臂,“爸爸一定会帮阿道夫的,托马斯太吃亏了!”


“为什么你这么肯定弗朗茨会帮阿道夫?”


“你听到他在电话里说的话了吗?他说他一定不会插手的。这恰恰意味着他要插手了!”克林斯曼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双手了,“来吧,孩子,我们再去超市里买点东西,你这样做可不行…”




TBC

【贝克】One day(一)

那海加得呐:

“这一天是我一生中都难以忘怀的,因为它使我的内心起了巨大的变化。任何人如果遇上这相似的经历也会是难忘的,谁都可以想象得出,谁能遇上这一个特别的日子,就会感到这一天过得是多么的不相同啊。你不妨暂停一下看书,人生好比是一条长链,无论是金做的或是铁做的,无论是荆棘编成或是花卉织成,如果没有这具有纪念意义的一天中制作的第一环,你就不可能经历这样的一生。


                                                                   ——查尔斯·狄更斯《远大前程》




1967年7月7日 星期日 德国 慕尼黑       


克鲁伊夫轻轻掀开被子的一角,尽量使自己和床垫间的摩擦再小一些,在单薄的床板发出“吱呀”声前抢先一步离开了它。他回头看了一眼缩在被单中男人安静的睡颜,心满意足地露出了一个羞涩的浅笑,然后便抓起床头柜上的一包廉价香烟,走到卫生间抽起来。划开火柴所迸发出的火花噼里啪啦地作响,他有些庆幸地盯着反锁的门,随即贪婪地猛吸了一口气。所谓“事后一根烟,快活似神仙”啊。


他对于昨晚发生的一切和躺在身边的男人还带有梦幻般的难以置信。经历了四年的空窗期,此刻的他却在大学生涯的最后一夜和暗恋了三年十个月零二十四天的男人睡在了同一张床上。哪怕这对那个男人来说不过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中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夜晚罢了。他讽刺地笑笑,又在鼻子的抽动中皱了皱眉。他从未觉得烟味如此令人生厌。在盯着镜中苍白的自己十秒后,他毅然决然地拿起了水龙头旁的牙杯。




在门关上刹那发出的微乎其微的响声中,贝肯鲍尔猛地睁开了眼睛。实际上他已经醒了有一会儿了,只是当看到身边的男人小心翼翼的下床动作时,他就打消了宣告这一事实的念头,颇为好笑地注视着这一切。在卫生间的门最终关上的瞬间,他已经准确无误地找到了压在床底的内裤,正努力回忆着玄关的方向。


他不得不承认昨夜是一个美妙的夜晚,但这并不能左右他准备溜之大吉的决定。这个男人叫什么来着——哦对了,约翰,虽然大家都只愿意叫他克鲁伊夫。大学四年他对他并非全无印象,毕竟他是那种标准的,你知道的——好学生。他记得他那张无论在任何时候都显得冷若冰霜的脸,记得有时从他嘴里吐出来的讽刺晦涩的话语——但也就仅此而已了。贝肯鲍尔自己成绩也不坏,甚至可以算得上拔尖,但他却从来不屑于与像克鲁伊夫这样的人为伍,他更喜欢流连于那些口吐脏字、举止乖张的公子哥中,那让他感到真实,感到自在。至少在那群人中间,他是绝对的王者——他享受那种众星捧月、被人肯定的感觉。


正当他把皱巴巴的衬衫套到一半的时候,卫生间的门很不配合地开了。该死。贝肯鲍尔暗自咒骂了一声。


“你不是准备拍屁股走人吧?”克鲁伊夫眯起了眼睛,一针见血地戏谑道,眼神淡淡地扫过贝肯鲍尔半穿的衣服。


被戳穿的贝肯鲍尔并没有恼羞成怒。相反,他一屁股坐在了床上。“我只是想让自己在床上舒服点,约翰。”他无比自然地叫出这个名字,语气显得那样的淡定,“你的床板咯着我了。”


克鲁伊夫简直快要相信这鬼扯的话了。他顺从地在他身旁坐下,小声提议道:“再睡会儿好吗?”


“好。”


两人在窄小的单人床上并肩躺下。克鲁伊夫能感受到男人冰冷的小腿和结实的胸肌。贝肯鲍尔无比慷慨地将手臂绕上了他的肩。


“你有想过之后的生活吗?我是说,未来的规划?”克鲁伊夫漫不经心地拧开了沉默的瓶盖,扭头看向身边的男人。他一直对“英俊”一类的词很鄙夷,认为那是书中形容男主角的陈词滥调,但他确实找不出第二个词来形容贝肯鲍尔了。他的长相既有别于一般人口中的“好看”,又不能用“秀气”来描述——或许“英俊”这个词是最合适的。是的,一种五官端正的英俊。


显然贝肯鲍尔也察觉到了自己在看他。他甚至故意将环着他脖颈的手臂弯曲起来,好让他清楚地看到他精壮的肱二头肌。那是他长年累月坚持锻炼的证明。但同时眼角下明显的黑眼圈和有些苍白的嘴唇又暴露了他夜夜笙歌的事实。


贝肯鲍尔闻言惊讶地看了克鲁伊夫一眼,似乎是第一次正视这个男人。“未来?”他喃喃道,似乎在琢磨这个词的深意,随即又发出一阵低沉的笑声,“不如你帮我想想吧。”


“我?”


“是啊,你觉得未来的我会是怎样的?”贝肯鲍尔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意。


“哦,那场景我简直信手拈来。”


“说下去。”


“让我看看,不妨先说说四十岁的你吧…”


“当然。”贝肯鲍尔夸张地挑了挑眉,漫不经心地玩着精心修剪过的指甲。


“那是几几年的事了?1985?”在得到了对方的点头后,克鲁伊夫继续带着坏笑描绘着,“那时的你正开着一辆敞篷跑车…至于牌子…或许是奔驰吧…但那不重要…”他打了一下贝肯鲍尔不安分的手,“你已经经历过三段失败的婚姻,甚至没能留下一个孩子…”


“没有孩子?”


“没有孩子。车上可不止有你,还有你的第四任妻子,嗯…她比你整整小二十岁,身材火辣,是个混血超模…我是说,在你们结婚前是个超模。你们是在慕尼黑的车展上认识的,”他伸手胡乱比了一个方向,“她当时就软绵绵地靠在后视镜上,冲你露出她那闪着白光的牙齿…”那情景把他自己都逗乐了,“你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从天气讲到乡下的果园,从路边烦人的交警谈到早上酒店令人作呕的早餐。后座上的网球拍和钓鱼竿还在乒乓作响,地上还残留着红酒瓶的碎片。但这一切都只是为了掩饰一个无比尴尬的事实:你们没有,哪怕是一分一毫的共同语言。


周遭突然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静。克鲁伊夫平生第一次听到了窗外窸窸窣窣的鸟鸣。我到底在干什么?他很想狠狠地掐一把自己。用最恶毒的话挖苦你喜欢了四年的人——这还真他妈的像你会干出来的事。


TBC

【贝克/马克】One day

又有贝克了👏

那海加得呐:

AR、ooc


情节梗概:脑洞来自小说《One day》 贝皇(依然)是个BG渣 和克圣大学毕业一夜情后一直暗(明)恋他的克圣对他越发念念不忘 但两人依旧以挚友关系示人 其实事实是贝皇一直逃避内心对克圣的感情+克圣逐渐心灰意冷但还是狠不下心离开 直到贝皇结婚又离婚x3后才在儿子洛塔尔同学和克林西勇敢(?)恋爱的点醒下去找克圣告白 两人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 


然而结局HE/BE不定

哈哈哈太搞笑了 @不如不遇倾城色

小琪:

考古影片


皇帝從拜仁退休前,在拜仁的最後一個年會,其實有兩個影片,內容都差不多,我就先傳一個,

主要是格格唸詩給皇帝,表達自己的感謝(愛意),然後一直看著皇帝笑得超甜,皇帝看起來似乎也很感動,這孩子終於懂事啦!


看似溫馨的一個影片對吧,但是這視頻要搭配這後續新聞看

念诗念出一场官司 拜仁主席赔钱了结“抄袭门”

去年的拜仁年会上,董事会主席鲁梅尼格念了一首“感谢诗”,向卸任的拜仁俱乐部监事会主席、“足球皇帝”贝肯鲍尔致敬,不过,这首诗却让他陷入了“抄袭门”。

原来,据一位名叫克莱尔的女作者称,那首“感谢诗”真名叫《非常感谢》,是她喝了几杯酒后的随意之作,被鲁梅尼格无端从网上“借用”后,克莱尔感到非常恼火,最初,她直接与拜仁联系,但鲁梅尼格对此毫无反应,这种情况下,克莱尔干脆以侵权的理由将鲁梅尼格和拜仁有限公司告上了法院,向拜仁方面索赔1000欧元并要求道歉。

据《图片报》的消息,慕尼黑法院支持了克莱尔的起诉理由,这让拜仁陷入了被动,他们不得不最终与克莱尔达成了庭外和解,接受《图片报》采访时,克莱尔的代理律师卡泽米透露:“克莱尔夫人和拜仁达成了庭外和解,她获得了1000欧元,整个谈判的气氛很友好。”


皇帝內心一定無言,我都退休了,你拜託長點心吧!!

又想起格格在年會披著印有皇帝頭像的圍巾23333



哈哈哈这眼神

日常沉迷汉武大帝:

最近在重看《汉武大帝》,一手痒就……宝国叔,我对不起你😂😂😂

Hesse大大我看到你的表情了!

真的吗?惊喜

如何说再见:

 天哪,这一段我也是第一次听...原来你们那么常见啊,那么常去基茨比尔滑雪啊......


Eshellen:



嗯……嗯?



On Beckenbauer’s 70th birthday in 2015, Cruyff told the German magazine 11Freunde: “I can’t say exactly when we became friends. But even when we were playing, we instinctively had a great respect for each other and that organically grew into a friendship. We often saw each other, because I always went skiing in Kitzbuhel, where he was living. We did sport together and, in the evenings, sat together. Over the years, the connection became stronger and stronger.”